树洞

不写了。

【黄喻】好像是叫听说黄家的少爷又跑了

其实这是篇被我误删过的旧文#我都忘了是喻黄还是黄喻了#


(一点儿也没修)(好意思说)




盛夏。


喻文州踏着雨后还有些湿润的石板路,穿过比平日稀疏些的人群,走进街中一家不怎么起眼的药铺。


“哟,这不是文州么。怎么,家里有人病了?”


说话的人是徐景熙,药铺的老板,也是喻文州打小就交好的朋友。


徐景熙心下觉得惊奇——喻文州长年来都是独自在外,身边没什么亲人,这会却又看不太出他有什么毛病。


“嗯,是瀚文。”喻文州面不改色。


于是徐景熙了然地笑笑,又摆出一副神秘的模样开口:“刚刚李迅来我这儿了,说是那黄家的少爷又跑了——放谁身上这都是桩奇事了,他却不知是第几次说这事了,文州你说,是不是真的啊?”


“谁知道呢。”喻文州听了,笑道。


这次可是真的。


喻文州拎着药材,回想起不久前的一幕。


那时他刚进院门,就看见一人靠着墙站在屋门边。


那人穿得利索,身上沾了些泥水,相貌倒是不陌生——在这地界儿就没有一个认不出黄家少爷黄少天的。


喻文州感觉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便又扫了他几眼:“……其实黄少可以走正门的。”


黄少天便乐了:“客气什么叫我黄少天就行了,你哪见过私闯民宅还光明正大的,哦我不是说我翻墙就不光明正大了……这儿是不是就你一个人?那我就太幸运啦,这位公子一看就是脱俗之人——你不会跟那老头子说的对吧,虽然你不可能打得过我把我送回去但我光是躲那些人就够麻烦了……”


这番话叫喻文州听的一头雾水,两人又前言不搭后语地聊了一会儿,才知道最近黄家看他看得严,这黄少天是从家里偷着跑出来的。


“其实这种事又不是没有过,不过这次我爹大约是真怒了?不不不一定是看我没带冰雨就觉得我好欺负了——你知道吗看你这样一定不知道,他居然要悬赏抓我,啧啧啧黄家的脸面啊……”


——还脸面呢,不都是你害得。


喻文州心下觉得好笑,开口道:“这么说你还挺值钱?”


“……喂喂喂你不是吧你!?你要对我起邪念我可就杀人灭口了啊你别以为我做不出来——”


——什么叫对你起邪念。


看来这黄家的大少爷大约书没怎么念好。喻文州揉揉眼角。而且话有点多。


黄少天在人们心里大约都是当之无愧的家族继承人的形象,加之武功高强,给人徒添几分冷酷的印象。


所以这反差是不是有点骇人。


“怎么会,可是少天……”


“诶?!”


黄少天听他这么叫,一时惊了一下,不自在地偏了偏头。


“……我种在院里的花。”


喻文州用眼神示意接下来的内容。栽在墙边的几枝花无一例外地夭折了——大约是因为黄少天刚巧从那跳下来。


“哦对了,我本来想避开呢结果还是压到他们了……要不我赔你几枝,这是什么花?”


“可是这是我自己种的啊。”


虽然长出来的不多就是了。喻文州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


黄少天便有些无措:“诶,这这这……要不我们一起重新种?!这花长出来应该不用太久吧……我说应该,你很介意吗?”


喻文州微笑着:“好啊。不过,先进来吧。”


“诶诶诶可以吗!那就太感谢了……嘶……”


见他突然倒吸口凉气,喻文州有些担心地停下脚步。


“没事没事,”黄少天摆摆手,“大概是跳下来的姿势不太对,哎哟……”


“……”


这不是给他买药来了么。


黄少天捧着喻文州泡的红花酒,挺惬意地靠在床上。


已值深秋。黄少天的伤本不是特别严重,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院子里是他们后来栽上的花,已经长出来了,看上去大约会比原来繁密不少。


“我说,你当初到底为什么要出来?”


喻文州就坐在床边,无奈地盯着他。


“你又不是想不到,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有多麻烦,而且还得学这学那的换你你也受不了,那些先生一个个都古板死了——”


“是你把先生气个半死吧。”喻文州笑着打断他,被黄少天扑上来就是一顿捶——虽然并不疼。


他觉得黄少天大约并不是图一时新鲜,而是骨子里就是向往自由的人。只是……


“也没见你走出这院子几步啊,难道你是晚上趁我睡着偷偷出门不成?”


“噗咳……这这这怎么可能啊我说。”黄少天呛了一下,又无比认真,“只是觉得,跟你一起……也挺开心的。”


“是吗。”喻文州沉默了一下,从旁边捞过一张纸来,那是黄家的告示,“可是你越来越值钱了。”


黄少天扫了眼那个数字,瞬间什么都不想说:“至于吗我又不是不回去了……”


喻文州有点警觉地抬头:“你要回去了?”


“这也是早晚的事吧其实,不过我绝对说服老爷子,至少平时让我出个门吧……我在你这也待了挺久了,你不觉得你比以前穷了很多吗?”


没想到喻文州思考了一下,认真点了点头,晃晃手里的纸:“要不你让我领了这个赏?”


“喂你不是吧……”


黄少天翻身下床,身上穿的是喻文州的长衣,倒也合身,整个人看上去竟也显得风度翩翩。


“要是你直接嫁给我,整个黄家都是你的,不是更好?”


喻文州看着他,忽然笑了。


“这次你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