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

不写了。

【喻黄】《回眸五百》

又是双向暗恋,lo主无不无聊(忍不住自我吐槽起来

暗搓搓带上扣子梗












这是班里的第三次聚会,在一个不大不小的自助餐厅里。

一方的热闹几乎把柔和的音乐淹没,黄少天坐在角落的双人桌边,漫不经心地划拉着盘子里的烤肉,目光不由自主地偏向不远处的人。

那人并没有参与其他人的笑闹,也不是自顾自地躲一边吃东西,而是面带得体的微笑……被几个女生包围。

某种意义上有点惨啊……喻文州。

黄少天想着,往嘴里塞了块肉,被蘸多了的胡椒麻了舌头。

一杯饮料被递到跟前,他转过头来,发现是李远坐到了他对面。

“黄少碰上什么烦心事了?这么沉默寡言不像你啊!”

见过黄少天的人,就没一个不知道他话多的,这种热闹的场合他不参与,反而一副你们都别理我让我忧郁一会的样子,用李远的话来说就是



他妈

反常了。

黄少天一口气喝了大半杯饮料,杯底扣在桌面上发出一声短促的闷响。他抬头一副我心里有事但我就不告诉你的模样:“我哪有什么事啊倒是你,哪来这么多事平时嫌我话多,我少说两句反而是你不习惯了……”

“停停停停停停停!”李远连连摆手,然后煞有介事地望向他之前看的地方。

“喻文州嘛,哥们懂得。”

“卧槽?!”黄少天有些窘迫地瞪了他一眼,“说的跟你很懂似的。”

他喜欢喻文州,好多年。

而此时那人明明绝顶聪明,却面不改色地和他做了这么久的普通朋友,到底知不知道,黄少天完全无法察觉。

“懂啊,你跟喻文州关系好谁不知道?在最美的年华与正确的人擦肩而过……”

黄少天被自己的唾沫呛着,咳了几声:“我跟他啥都没有呢你乱立什么Flag!再说你有没有听过前世回眸五百才换今生擦肩而过啊?!就算那样……”

就算真的错过了,也是有缘分啊。黄少天想着,却发现自己没办法把这句话完整地说出口。

谁想错过喜欢的人啊。

李远想你这是从哪个小姑娘个签上看见的吧,“我是不知道今生会怎么样,但就你这节奏,下辈子你们一定能擦出火来……你看,你又在看他了。”

可恶。黄少天暗骂一声转回头来。喻文州好像注意到什么,朝他微笑了一下。

但他没看见。



一个人干坐着实在无聊,偏偏黄少天这时候又无心和他们闹,索性打了个招呼,提早离开了。

他到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丢在床上。黄少天在黑暗中闭上眼,却看见不久前喻文州的模样。

大约是不得已喝了点酒,脸颊微红,眼睛却好像比平时亮了些。

那人就在暖色的灯光下放松地笑着,那模样就算是黄少天也从不曾见过——几乎要让他的感情一朝迸发。

……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传来哗哗的雨声。屋子隔音还不错,这场雨大约确实来得挺猛,才被轻易地察觉到。

黄少天艰难地翻了个身,努力从昏沉中清醒过来,浑身还带着舒适的燥热。

他摸索了几下想打开手机,却无奈地发现它已经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于是黄少天只好拖着有些酥的身体恋恋不舍地离开被窝。

干脆利落地打开灯后他有点后悔,一瞬间的光亮刺得他眼睛发疼。挂钟的时间刚过十一点。

这个时候他们差不多也快散了吧……不过没准疯起来就又到哪儿玩去了。黄少天想着。

他们在的地方离黄少天住的地方倒是挺近的,但要回学校就不方便了。

而且又下着雨……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拎着伞站在玄关了。

然而心里想的去接喻文州,给他送把伞然后多少换那人一句“谢谢”的设想并没有成真——他一拉开门,就看见刚刚想着的人浑身湿透地站在那儿。

喻文州看着啥都没做就开了的门愣了愣,瞧见黄少天的模样又笑起来。

声控灯这时灭了,只有不算很亮的路灯光冷冷地从楼道的窗子里洒进来。

见他笑,黄少天突然莫名的有些烦气——都淋成这样了,还跟没事人似的。

“进来进来进来……怎么搞的啊你?这么晚了不赶紧回去?”

“他们唱歌去了,就我一个。”喻文州走进屋里,帮他带上门,“看你今天兴致不高,我也有点担心。”

黄少天听了这话,心里泛起一阵复杂的感觉,好像心脏抖了一下。

“咳……我能有什么事啊倒是你,淋成这样至于吗赶紧赶紧洗个澡去,先穿我衣服吧。今天别回去了都这么晚了……”

“好好好。”喻文州应着,被他推到浴室。

伴着哗哗的水声,黄少天干脆利落地给他找出换洗的衣服,把他湿透的衣服丢在洗衣机里,又从壁橱里翻出一床被子铺在床上。

家里没客房,他倒是极其乐意跟喻文州挤一晚上。

最后他往被子里塞了个热水袋,转身到厨房热牛奶去了。



没多久喻文州就擦着头发出来了,穿着睡衣的居家模样让人格外安心。

黄少天把温热的牛奶放在桌上,示意他喝了之后早点睡。

喻文州已经有些困倦了,挺乖地把牛奶喝下去,随便舔了舔嘴角就自觉地上床卷了被子。

等黄少天洗了杯子走回房间,喻文州已经放松地睡过去了——头发还没干透。

床头灯泛着橘黄的光芒,就像喻文州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一样,得体温暖。黄少天面对着喻文州躺下,盯着他的睡颜移不开眼。

他还是决定放肆一回,如此哪怕擦肩而过,也算是就有回忆了。

这么想着,他撑起身子,凑过去含住喻文州微张的薄唇。

有点凉,湿湿软软。

这一瞬间黄少天完全不想放开这个人,直到喻文州轻哼了一声。

完了完了完了!

黄少天连忙想退来,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过程却遇到一点小挫折——他手臂一软,整个人趴到了喻文州身上。

身下的人仿佛睡得很熟,一点反应都没有,但黄少天却感觉到他心跳的节拍也乱的不正常——和他自己的几乎重叠,让他分不清是不是错觉。

“文……州……?”



喻文州醒过来时,已经接近中午。

过了几分钟黄少天抓着件衬衫走进来,见他醒了便愣了愣,脸色微微红了一下。

“咳……文州你醒了啊,我就看你衣服上有颗扣子要掉了想帮你补补,你要累就再睡一会虽然你睡了挺久了,我看看啊针线在……”

他没敢问昨天晚上的事——万一喻文州真的啥都不知道呢!他可不敢拿“终身大事”赌。

不困。喻文州应了话,却没起身,就趴在那里看他利索地把线头穿过针眼。

黄少天被他看得有点紧张,几次都没成功把针从扣眼里穿出去。

好像有点丢人。他想着,突然手里的东西就被接了过去。

喻文州朝他笑笑,把针从衣服里穿过去:“可以先把针穿过来,再把扣子放上去……你看,容易多了。”

黄少天当真认真听他讲着,看他娴熟地穿针引线:“真的诶……文州你原来还这么会缝扣子啊我都不知道……”

“嗯,小时候跟爸爸学的。”喻文州淡淡到,语气里掺了分无奈,“平时我妈从不做这些事,都是他做。我以前学的时候还被我妈骂了,说男孩子学这些做什么,以后伺候老婆吗,没出息……你说气不气人。”

他父母不和,这事黄少天也知道,却没想到无意中就扯出来。

喻文州倒也看得开,这些毕竟是父母的事……但黄少天想,大概是很盼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的吧。一个普普通通却温暖和睦的三口之家,确实比什么都宝贵。

“那……文州难不成你也是想用一技之长讨媳妇欢心吗!不过你这么优秀不会缝扣子也没什么啦……”

喻文州却笑笑,看向他:“是呀。”

卧槽,秒承认。

说话间扣子就缝上了,黄少天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咳……”他有点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我刚才发现你口袋里有张纸……之前没看见不小心洗了,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吗对不起啊!”

“不会。”喻文州笑笑,“重写就好了。”

黄少天听了,飞快地找来纸笔放在他面前。

然后他就看着笔尖在纸上飞快地划着,一行漂亮的字很快呈现出来。

少天,我喜欢你。

“卧槽——喻文州你你你——你在逗我?!”

他刷地往后退开一大截,难以置信地看着喻文州。

“没有啊。”后者从容地笑笑,“其实不写也没关系,反正……是不会忘记的。”

黄少天愣了半天,声音有点颤地开口:“喻文州你好大胆子……”

“赶不上你。”

喻文州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嘴唇,意味深长地看向他。

“……我靠。”

知道你还不告诉我。黄少天暗想,用眼神表达他的不快。

换来的是一个力道不重的拥抱,喻文州拿额头抵着他肩膀蹭了蹭。

“喻文州你是不是缺男朋友?”黄少天噗嗤笑了出来。

“……缺。”



以后用不着回头就能看见这个人了。黄少天想,下辈子的事下辈子再说吧。



FIN.

评论(1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