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

不写了。

【喻黄】《剪烛》

我居然写完了OuO!(本来就不长……
给@有颗圆扣子的生贺,很喜欢扣子太太的文,太太人也可爱,能跟你认识特别高兴~提前祝生日快乐w

手机圈不上人你一定得看见啊……

跟万圣节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远处隐约传来几串鞭炮炸开的噼啪声,喻文州拉开窗帘,天已大亮。外头还积着尚未消融的白雪,清冽的阳光落在上头,一时有些晃眼。

身后的人动了动,床板吱呀了几声。他回过身,看见黄少天抱着被子微微皱眉,大约是被光线刺得睡不下了。他穿着套单薄的睡衣,上衣在睡梦中蹭得掀了起来,露出略有些单薄的腹部,头发也毫无顾忌地胡乱翘着。

“这就是你说的来北方过年?”喻文州笑着叹口气,坐回床上伸手捏了捏黄少天腰上的软肉,帮他理好衣服。微凉的手指让黄少天有些不适,模模糊糊地抱怨了几声,才勉强清醒过来。

他没急着起床洗漱,只是躺在那儿,笑呵呵地盯着喻文州。后者眨了眨眼睛,过了几秒才犹豫地抬手抚了抚一样整齐不到哪儿去的黑发,询问地回看过去。

这动作搞得黄少天噗嗤笑出了声,换来的是被喻文州一把拉掉棉被。一瞬间的凉意让他抖了抖,随即又笑开:

“北方有暖气这点真是特别管事,南方明明又不是没有冬天为什么就没有啊太不公平了!不过这边就是干了点每次来都不习惯……”

眼看又是新一天各种长篇大论的开始,喻文州笑着听他说完,拍拍枕头站起身来:“起来了,晚上吃饺子。”

“好好好好好!”黄少天扯着他的手臂坐起来,两个人各顶着一头乱毛走进浴室。



年间只有大超市还在营业,客人更是不曾少了。喻文州挑着冬笋,一边听黄少天拎着袋肉馅,滔滔不绝地说以前过年的事。

这不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年了,但往年的这天都是一个电话聊上好久,隔着一段距离互道祝福。两边的家人都不太在这上头拘泥,这时放任他们去秦淮的另一边感受一下,如今这么面对着面,倒也别有一番新鲜感。

“说起来啊队长我们两个行吗,包饺子这事我挺业余的也就在家做过几次,虽然我是挺相信你的厨艺啦……”

喻文州有一本食谱,是和黄少天一起挑的,已经有点旧了。扉页有个披着乌黑袍子的Q版小术士,脸上挂着有些狡猾的笑,旁边是一堆奇怪的瓶瓶罐罐——那是喻文州头一次下厨之后黄少天画上去的。

不过喻大队长学习能力不差,开头虽然有点惨不忍睹,不出几次就大有进步,至少养活一个黄少天是妥妥的了。

把该买的挨着扫了遍,几乎要被“吃饺子就该蘸蒜泥”洗脑的喻文州把醋搁回货架,两个人又肩并着肩,慢悠悠地往回走。



最后的成品参差不齐地躺在案板上,喻文州沾着一身面粉去煮水饺。而黄少天抱着零食窝在沙发上,随手调换电视频道。

“诶我说队长今晚我们看不看春晚啊,其实我觉得有些节目还是挺有趣的你说是吧?不过荣耀的春节活动也是今晚开始……算了算了好歹过个年,要不咱就不玩游戏了!”

“好。”喻文州笑着应道,伸手捞过他手里的零食塞了一口,“少吃点,马上就开饭了。”

黄少天心塞地戳了戳他的脸颊:“喂喂喂队长你以身作则一点好不好啊,平时在队里树立起来的威信呢?”

锅里的水渐渐沸腾起来,伴着饺子翻滚着,吐出淡淡的香气。蒸汽熏得屋里暖和了不少。

往年在家吃水饺的时候是没那么多花样的,当喻文州吃到一个有点黏牙的饺子的时候,深深地感到了跟黄少天一起的不同。

“少天……”

“哈哈队长吃到了吗其实我在里头放了颗糖啦,听说吃到这样的饺子会有财运还是什么……反正是有福气就是了!我老早就想试一试了怎么样啊队长是不是很难忘?”

有财运那是包钱,你包块糖算怎么回事。喻文州抿了口汤,慢慢开口谈感想。

“是挺难忘的,蒜泥和鸡肉里头还夹着糖的饺子我这辈子吃不到第二个了。”

于是黄少天有些尴尬地吐了吐舌头:“咳……果然不能跟馅和在一起?我错了队长我从今天起每天吃糖包借此反省……”

喻文州心想还是免了,战队那边方圆五里都没有一个保证买得到糖包的地方。

他抬手把剩下的一半饺子塞进对面的人嘴里,眯着眼有点幸灾乐祸地看黄少天因为奇怪的味道皱起眉:“没准儿真的能交什么好运?”

“咳咳……运气好的话没准下个冠军就是蓝雨的了,不对这不是运气问题我们一定行的,队长你说是吧!”

“嗯,”喻文州放下筷子,面带笑容却认真地看着他,“我们一定行。”



晚饭后各自给父母打电话拜了年,黄少天拿着手机面对一堆祝福短信的轰炸,大部分是来自职业选手的,是不是群发不知道,百分之百原创倒是可以肯定。

比如兴欣全员像是……不,是本来就商量好的都带上了一句“黄少天不用回短信了,心领就好。”

……呵呵呵呵呵,黄少天挑出苏沐橙那条就着“一定是叶修的注意”毫不留情地回了百来个字。

张新杰的是最中规中矩的,但也少不了诚恳;而像是戴妍琦谁的就显得活泼一些;义斩的几个人已经不像初入联盟,面对各路大神时那般拘谨,话语中夹带着几句轻松的调侃;还有一些已经退役的选手,像是邓复升,林敬言……

职业选手们既是对手,更是志同道合的朋友,祝福什么的风格不一,唯一不乏的就是真挚,论谁看了都难免心生感动。

黄少天把这份感动不能再详尽地表达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刚从阳台出来,温暖的气浪扑面而来,耳边是黄少天满腔的真情实感。他的手机搁在桌上,屏幕正亮着。

黄少天的心情他不能再理解,就算职业选手之间有竞争,有嘲讽,难免有矛盾,也不可能有化解不了的怨念。说到底他们心里向往着同样的东西——并且,如今他们正一同站在荣耀的顶峰。

一连收到百来条消息,这事也就过年的时候有了。虽然这一年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却一点也不觉得冷清。

有黄少天在,怎么可能冷清呢。喻文州勾了勾嘴角,埋头浏览着手机里的内容。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队长,现在的姑娘们哪来这么大的脑洞啊是我游戏打多跟不上时代了?诶你看这说的……”

春晚是有不少有趣的地方,不过再有趣也赶不上微博QQ群里的吐槽,两个人抱着手机,两边一块看,乐的不行。

喻文州估摸着今天黄少天挺兴奋,会累得挺早。果不其然,不知几点的时候他觉得肩头一沉,旁边的人靠着他蹭了蹭,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倚在他身上。

他看着难得安静下来的爱人,低头轻轻亲了亲他的唇角。

今年一定也会是个好年吧。

FIN.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