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

不写了。

【喻黄】《我有特殊的养鱼技巧》

我这次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
私设,现代背景。鱼精(?)×猫妖










黄少天屋后有个石头砌的鱼塘。

那块地很久都没人打理过了,他刚来的时候一堆杂草横七竖八地丛生着,他看不下去,废了好大劲儿才收拾干净。

最起码是顺眼多了。黄少天满意地端着早饭,靠在阳台的栏杆上。

干净的阳光流转在天地间,左边是一片张佳乐送来的花,开在这盛夏的不多,几株野花夹杂在里头一同摇摆着。

水塘对面有一小丛狗尾巴草,他去年生日时别人送的,气得他抗议了十分钟。一直没管过竟也还挺茂盛。

还有水里的鱼……

等等,哪来的鱼?!

他被水塘里突而出现的一小片流动的阴影吓了一跳,牛奶都洒出了一点。

之后接连好几天,黄少天都看见那条鱼在水里慢悠悠地游着。

他好歹也是个有道行的妖怪,一眼就看出来那不只是普通的鱼——这倒让他意外,谁见过在猫的地盘上还大大方方的鱼呢?

他觉得有意思,每次到阳台都会趴在栏杆上盯着那游动的影子看上一会,当然嘴也没住下就是了。这事一旦开始就跟上瘾了似的——仿佛看着水里的那片阴影,就能平静下来。

大约是他游得太慢了。

黄少天想着,捏碎一片饼干丢进水里。



“黄少你一只猫在院里养条鱼干嘛?”

卢瀚文靠着栏杆咔嚓咔嚓地嚼薯片,口齿不清地问。

“什么养……怎么了怎么了你有意见啊养肥了下饭呗!”

“不对啊,”卢瀚文抹抹嘴,“我听魏老大说,你因为不会吐刺从来不吃鱼的。”

“……你别听他胡说!”黄少天拿出堪比三段斩的速度冲上去,一把抢走了卢瀚文手里的薯片。

卢瀚文空着手,一脸正气:“我相信魏老大!”

“……”

黄少天轻巧地往嘴里丢了一片薯片,又捻了一片扔进水里,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

“小卢啊你应该可以想象得到,我因为这事被多少人嘲笑过,不过那都是百十年前的事了。让我想想那些嘲笑我的人后来怎么样了……哦对,他们都死了。”

卢瀚文识趣地闭上了嘴。

水里的鱼抖了抖尾巴,激起一小片水花来。



“魏老大又在小卢面前毁我形象了,真是的不就是知道点儿我的黑历史吗,好吧其实我的黑历史不少你想听我可以跟你说说……”

“都这么多年了有时候我还是不懂得人类的思维,有些时候真的很奇怪不是吗你一定也这么觉得吧……”

“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啊,虽然我觉得你在听着……不过你就不能变个人形跟我聊聊天吗?算了你这样的话我说再多你也跑不了……”

这样的日子就从盛夏延续到初冬。

傍晚黄少天把不小心洒上水的外套拿到阳台去,一眼就看见池塘边的某个背影。

被一条鱼吓到两次的黄少天觉得自己又多了条黑历史。

“卧槽……你,你……报上名来?!”

那人回过头来,朝他微微一笑。

“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注意到他拖着条鱼尾浸在水里,便确认了这就是每天听他讲话分他零食的人。

“你……你那么久都不出来干嘛突然就?!”

“这个……其实我觉得黄瓜味的薯片味道有点奇怪,之前的仙贝就不错,是胡椒的吗?”

“………………”黄少天瞅了瞅还没丢的薯片袋子,有点语塞,“就这样?”

“这是真的。”喻文州一脸诚恳地看着他。

得,根本就是答非所问。

“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回避这个问题啊,就算你出来的真正原因比这还无聊我也不会嫌弃你的啊,说吧我保证不会吃掉你的!诶不过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有个性的鱼。”

你更有个性。喻文州想着,尾巴一甩,变成原型潜了回去——顺便撩了黄少天一身水。

几分钟后黄少天站在洗手台前擦干脸上的水。

居然被一条鱼弄得湿透……虽然现如今这和谐社会没什么敌友之分喵和鱼也能愉快地做小伙伴,但是……

欺人太甚!



第二天黄少天气势汹汹地拎着一袋黄瓜味薯片来到阳台时,看到的就是喻文州蹲在水池对面给那株狗尾巴草舀水的景象。

他已经彻底变成了人的模样,全身上下除了昨天黄少天落在那的一件外套之外再没有别的衣物。

“你……………………!”

黄少天有点吃惊地看着他,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对,又微微偏过头去。

喻文州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看向他:“早安。”

“……外面很冷吗哦你穿那样是挺冷的,要不你先进来?”



然后就变成从早到晚都待在这吗你有没有面对着一只猫的自觉……

“我先睡去了啊你困了就也回去吧记得关灯……”

黄少天打了第不知道多少个哈欠,起身对旁边抱着仙贝看电视的人说道。

喻文州点了点头:“好,晚安。”

次日清晨黄少天是被冰凉的触感刺醒的。

他一睁眼,就见自己被喻文州环着,同床同枕同被子。

……呵呵呵呵人生真是丰富多彩。

“喂喂喂不是让你回去吗你这是怎么回事,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好吗……”

黄少天抑郁地挣开他,这一动静让喻文州也醒了过来。“唔……”他还没完全清醒,艰难地睁了睁眼,翻身背对着黄少天。

“……你吵死了。”

“我靠?!你给我起来起来起来!你这到底怎么回事,不说你就别想睡!”

“我冬眠……里面暖和”喻文州声音含混地说。

“你骗谁呢!!!老实交代不然我吃了你!”黄少天朝他亮出两颗尖牙。

“你不会吐刺……”

黄少天像被噎了一下,一脸悲愤地看着又睡着的人。

……说起来他昨天多晚睡的啊。



喻文州干脆就那么赖在黄少天家里了。

一猫一鱼长期共处一室,怎么听怎么违和。不过以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吃掉喻文州才不值得。

“比如他也会帮我收拾房间啊,这方面的技能点他好像天生满点似的特别厉害!”

“对我当然特别好住我家对我不好他敢吗敢吗敢吗?!虽然他会把我的零食都吃掉……”

“如果文州心再干净点……算了区区一点心脏不碍事!……”

就是不知不觉就有点习惯了生活里有另一个人参与的情形,有喻文州的时间似乎充实了不少。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享受过这种有人等在家里,每天早晨被人从被子里拖起来,出门时有人给自己围上一条围巾的生活了。

……这次是真的上瘾了啊。

数着认识了喻文州以后自己添了多少黑历史的黄少天有点忧伤地想着,望了望窗外。

春天已经来了。

“诶文州,现在天气暖和了,你是不是要回去了啊?”

外面明明有那么多的江海,处处都比这儿广阔。

“……其实这和季节没关系。我体温比较低,每天都要担心会不会冻死呢。你真的要赶我走吗?”

黄少天噗嗤一声笑了:“你又骗谁呢!?”

“骗你啊,你信不信?”

“……信信信信信!!!”



FIN
从此他们过上了秋葵秋葵秋葵鱼鱼鱼肉肉肉的生活【什么

评论(9)

热度(117)